在近幾年,關于大逃殺游戲我們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不過有的廠商,他還是把這個類型給玩出了花來。最近發售的《糖豆人:終極淘汰賽》就是一款比較特殊的大逃殺游戲,它沒有戰斗、沒有毒圈、沒有物資搜集,玩家需要做的只是在一輪又一輪規則各異的挑戰賽中比對手熬得更久,從60個人中脫穎而出。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2)

   在它正式發售之后,由于自身類型較強的娛樂性和良好的直播節目效果,很快就登上了Steam熱銷榜榜首,也算是小小地火了一把。它雖然是一款非常休閑的游戲,但是要贏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和大多數大逃殺游戲不同的是,它沒有這一類型一貫的“黑暗森林法則”,但在勝負觀念上,卻將博弈論代入其中。當我們知道了一些博弈論中的概念,并套入游戲中的話,就不難發現在《糖豆人》這款游戲的關卡設計中,充斥著玩家與玩家之間不同選擇所帶來的綜合性結果。

公用地悲劇

   博弈論是經濟學的一支,而在經濟學當中有一個非常經典的案例就叫做“公用地悲劇”這個案例講述了在一群人在一片公用牧場放牧,在這群人當中每一個人都想多放一頭牛出來,但如果每個人都多放一頭,牧場的草就會不堪重負最終枯竭。所有牛都會因此餓死。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3)

   在任何人的眼中,其他人就是一個不確定因素,如果所有人都按照規定來進行放牧,那可能短期內大家賺的會少一點,但這樣就會更具有長期發展的可行性。不過要注意的是,當這些牧民成為了競爭對手,每個人的目的都是比其他人賺得更多,那么這個場面就會變得非;靵y了。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

   在游戲中,有一張地圖叫做蜂窩謎圖,在一塊由大量六邊形組成的蜂窩狀地板上,所有玩家都只能不停地移動。每塊六邊形被踩過之后過一陣子都會消失,最終所有人都會掉到沼澤里去。如果玩家總是在以緩慢的步調行動,那么這個“蜂窩”就會存在很長時間,但如果玩家行動速度過于緩慢,對自己而言也無疑是一種風險。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4)

   在這樣一個游戲中,玩家的目的很明確——比其他人活得更久。那么承擔風險這一項往往不在大多數人的考慮范圍之內,所以幾乎所有人都會在六邊形地圖上狂奔不止。這樣的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六邊形塊消失,地形越來越不規則,整個地圖消失的速度也會逐漸加劇。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5)

   不過,當地圖上只存在少量玩家的時候,每個人都需要讓自己活得更久,那大部分人會選擇放慢腳步,并用跳躍的方式進行移動,這樣可以盡可能地降低方塊消失的速度。但是如果在這個游戲中,所有人能夠從一開始就用最慢的速度進行移動,甚至兩個人共用一格,那么所有人都會獲得非常久。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9)

   只不過在游戲規則的加持之下,自己活得久和別人死得快這兩者之間的價值幾乎是對等的;蛟S有一些行為它的確就是損人不利己,但做出來是否能夠讓他人的損失高于自己,反倒成了這一規則中最重要的一環。

踩地雷的智豬博弈

   當然,游戲中的地圖可不止這一張,公用地悲劇也只不過是經濟學中的經典案例的其中之一。在其他地圖上,我們也能看到很多有關于博弈論的關卡設計,就比如“踮踮腳尖”這張地圖。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6)

   在這張地圖中,機制是所有人都要站在一些方塊上。這些方塊有的可以踩,有的踩過之后就會消失。在可以踩的方塊中找到一條路通往終點就是目的了。同樣的,玩家的目標也是比其他人率先到達終點,并且當有一定數量的人抵達終點后,尚未抵達終點的所有人均被淘汰。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7)

   在這張地圖的實際游玩過程中,又有一個非常貼切的博弈論案例能用以概括正常游戲的情況,那就是“智豬博弈”。在這個案例中,假設豬圈中有一大一小兩頭豬,豬圈的一頭放著食槽,另一頭放著按鈕,當按下按鈕時食槽會掉下10個單位的食物,但自身需要消耗2單位食物。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8)

   在這種情況下,兩頭豬有兩種選擇,采取行動按按鈕或是等待對方按按鈕。區別在于,一方選擇行動而另一方選擇等待的話,等待方則能率先抵達食槽。如果小豬率先抵達,那么大小豬吃到食物的比例是6:4,如果同時抵達則是7:3,而如果大豬率先抵達則會變成9:1。當然,如果都選擇等待那么結果就是0。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1)

   如果這兩頭豬存在智慧,會計算利弊,那么小豬一定會選擇等待而大豬則一定會選擇行動。因為小豬選擇行動則有可能自己的食物收益為“-1”或“1”,而自己選擇等待雖然結果有可能是“0”,但也有可能是“4”,那么無論大豬選擇行動或者等待,小豬等待的收益都會高于行動的收益。在這種情況下,小豬如果存在智慧那么必然選擇等待,而大豬無論是行動還是等待都存在收益,只有雙方都等待的情況下,大豬收益才會變成0。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0)

   那么反過來再將這一案例的情況代入游戲中,大部分人會選擇跟隨其他人的腳步,甚至會盡可能將別人推出去探路。因為在游戲前期,不慎跌落可以立即復活。假設玩家猜中正確的格子獲益1單位的時間,而跌落后每走一格需要花費0.1單位的時間,那么如果有對手猜中了正確的格子你跟在他后面,你僅會落后0.1單位的時間,而隨著距離終點越來越近,如果猜錯跌落懸崖,那么你需要走20格才能追上其他人,那么你比所有人都慢2單位的時間,非常容易被淘汰。 相反如果玩家總是選擇跟在別人后面等待正確答案出現,那么你就永遠只會落后第一名0.1單位的時間。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3)

   在這一游戲規則當中,所有人都將自己放在了“智豬博弈”中小豬的位置,只不過在這場游戲中卻并不存在行動而穩賺不賠的大豬。等待的玩家永遠可以立于不敗之地,但是卻終究無法贏得比賽。

自私的基因

   “踮踮腳尖”這張地圖中,玩家可能會因為周圍沒有人而采取行動,而行動之后的結果會是開啟一個正確答案或是排除一個錯誤答案,毋庸置疑當正確的路線被第一名玩家探索出來之后,成功抵達終點的人會在短時間內達到上限。每一名玩家在這一規則中,都處于一個“以利己為目的而利人”的心態中。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2)

   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里說過”成功基因的一個突出特性就是其無情的自私性,而這種基因的自私性通常會導致個體行為的自私性。然而我們也會看到,基因為了更有效地達到其自私的目的,在某些情況下,也會滋長一種有限的利他主義!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4)

   雖然《自私的基因》一書探討的并非人性,這句話所指的“自私”也僅僅是生物層面的自私,但如果可以過河拆橋,大部分玩家都會這么做,游戲中的另一張地圖則很好地印證了這一點。在“蹺蹺板”這張地圖中,玩家要做的就是跑到終點,不過路上少不了大量的蹺蹺板。這些蹺蹺板受力一旦不均衡,就會向其中一方傾斜,最終會把板上的人甩下去。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5)

   能夠出線的玩家數量有限,每個人都是你的競爭對手,但如果你們在同一塊板上的時候你們就是競爭對手。不能保證先過去的人不會過河拆橋,但只要有一個人意識不到這一點,那么所有人都會同歸于盡。在這種困境之下,等待蹺蹺板恢復到能夠正常通過的角度則是具有最高收益的決定。

游戲中的博弈論 《糖豆人》為大逃殺展開了一條新思路 (16)

   游戲中玩家選擇的暫時性合作,就是在以利己為目的的前提下采取的利他行為。當多名玩家同時站在蹺蹺板上的時候,可以通過合作的方式來維持蹺蹺板的平衡,如果平衡雙方人數足夠多,且其中一方先離開了蹺蹺板,那么另一方就很有可能因為不平衡而掉下去。這類過河拆橋的舉動,反而又是實施這一動作的玩家樂于看到的。

   當然了,刻意而為之的坑人舉動最終是否會坑到自己,那就是個未知數了;蛟S這也正是《糖豆人:終極淘汰賽》的魅力所在吧。

仍然擁有的拓展空間

   博弈論是在經濟學中一個非常有趣的分支,涉及到了經濟學、心理學、生物學等!短嵌谷恕愤@款游戲采用這樣的思路去設計關卡,利用博弈論的實際運用讓整個游戲變得有趣起來。但并不應止步于此,博弈論中還有非常廣泛的可運用空間,來讓這款游戲的關卡變得更加多樣!短嵌谷恕纷鳛橐豢钜躁P卡為主的綜藝闖關大逃殺游戲,就目前而言關卡數量還是有非常大的不足,不過就這款游戲本身的思路來看,當它擁有了足夠的體量之后,在人與人專注于心理博弈的這個過程中,一定會變得更加精彩。